大连新闻综合频道:淮南一河道管理局幹部涉嫌充當惡勢力「保護傘」被公訴

  • 时间:

大连新闻综合频道:

非法採礦罪是否成立

陳明為非法采砂人員頻繁通風報信的原因,皆因陳明「拿人手軟,吃人嘴短」。潘集區檢察院指控,陳明涉嫌受賄款物共計25萬余元,涉及21起犯罪事實。而陳明有「吞錢」和「索賄」情節。其在幫助一個朋友採購河砂過程中,吞沒了朋友2萬元的買砂款。非法采砂人員王某理出資9萬余元為其購買一輛二手車作為代步之用,至案發時陳明僅支付了5萬元購車款。他還向非法采砂人員武某燈「借款」3萬元急用,事由就是買車。

起訴書指控陳明向非法采砂人員武某燈借款3萬元涉嫌受賄。陳明及其辯護人認為該款已歸還,且屬普通民事主體之間的借貸關係,不是受賄。公訴人指出,借款並非用於家庭日常生活,「歸還」又在案發時,本質是為了掩蓋犯罪事實的「退贓」行為。另外,陳明認為,起訴書指控其在購買汪傳高、王某新等人私采河砂過程中,以每噸比市場價便宜2元的價格賺取中間差價,獲利3.5萬余元的犯罪事實,應當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而不是受賄罪。

案件被告人涉嫌非法採礦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受賄罪、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行賄罪共5項罪名,訴訟標的達1200餘萬元,是潘集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的涉淮河流域淮南段最大一起「砂霸」非法采砂惡勢力犯罪案。安徽省檢察院將該案庭審列為非法采砂公益訴訟觀摩庭。潘集區檢察院派出了由檢察長盛吉洋等5人組成的公訴團隊出庭支持公訴,潘集區法院首次組成院長、刑庭庭長、全國人大代表劉琴任陪審員的7人合議庭。全國、省、市、區四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安徽省各市級檢察院公益訴訟部門代表現場觀摩。

公訴人表示,承擔管理和打擊職責的公職人員,從被打擊的人手中買砂掙錢,這一行為符合《關於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條第3款規定的「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託人謀取利益,以其他交易形式非法收受請託人財物的情形,以受賄論處」。而被告人汪傳高等多人的供述也證實,之所以按每噸便宜2元錢收取陳明的買砂款,是為感謝陳明平時的幫助和關照。對陳明辯護人發表的「考慮陳明一直兢兢業業,應酌情處罰」的辯護意見,公訴人朱付麗亮明態度:「陳明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利用職權進行牟利與受賄,這怎麼能算兢兢業業?」公訴人呼籲「必須從嚴打擊,堅決剷除非法采砂這一危害沿岸居民生命財產安全的毒瘤,還淮河一個寧靜的夜」,並建議「審判機關對陳明實行數罪併罰」。

陳明今年47歲。起訴書指控他利用查禁非法采砂活動的職務便利,為非法采砂人員4次通風報信,是惡勢力犯罪集團「保護傘」。第一次,陳明向非法采砂人員泄露了安徽省淮河河道管理局關於在淮河幹流安徽段開展采砂管理專項執法行動緊急通知的內容,該文件僅在主管部門內部運行。陳明不僅泄露了主要內容,還授意非法采砂人員王某新、蘇某不要拆除采砂船的采砂機具設備,只要在指定的地點停靠。第二次,陳明在值班時聞知區領導將夜查河道,立即電話告知非法采砂人員王某新等人,讓他們「溜之大吉」。第三次,陳明將自己陪同區領導夜間巡查的信息泄露給非法采砂人員汪傳高,使得汪傳高「安全過夜」。第四次,陳明在參与區主要領導檢查活動時,聞知將對平圩、高皇等水域加強夜間非法采砂監管,結束檢查活動后,即將消息泄露給非法采砂人員汪傳高,讓其采砂時遠離胡集渡口等重點檢查水域。

拿人手軟吃人嘴短

充當惡勢力「保護傘」

庭審中,身穿黑色運動裝的第10號被告人被控涉嫌除行賄罪以外的其他4項罪名,35頁起訴書涉及指控他犯罪的內容就有13頁,成為庭審焦點。他就是淮南市潘集區河道管理局水政股原股長、潘集區打擊淮河河道非法采砂辦公室原成員陳明。

庭審現場

公訴機關在補充起訴書中,指控陳明在明知的情況下,向非法採礦人員聯繫購買河砂12460噸,共計4.52萬元,應以非法採礦罪追究陳明的刑事責任。陳明的辯護人認為該罪名並不確切。公訴人迅速反駁:「陳明涉嫌非法採礦罪的證人證言收集程序合法有效,不存在任何誘供和串供的可能,能夠相互印證,排除合理懷疑,作為認定其共同犯罪的證據使用。而且庭前會議上,被告人和辯護人都未提出非法證據排除申請。」

多項證據顯示,陳明與汪傳高、王某新等人關係熟絡,對他們沒有採礦許可證進行非法采砂系明知。事前其多次聯繫汪傳高、王某新進行采砂,主動要約購買多達6次,符合事前通謀構成要件,應以共同犯罪論處。在質證環節,公訴人通過出具通話記錄等書證再次證實,陳明與非法采砂人員汪傳高、王某新、蘇某等人交往甚密,電話與短訊通訊記錄達68次。

陳明在最後陳述中,為自己的犯罪行為給家庭、給單位造成的惡劣影響表示後悔,表示認罪悔罪。因案情重大,法庭決定擇期宣判。

建議對被告人數罪併罰

陳明作為承擔水上行政執法檢查、采砂管理職責,參与全區非法採砂場專項整治行動的國家工作人員,自2014年5月1日至2018年6月3日,均參与夜間巡查值班,其藉此受賄,藉機通風報信,按照「兩高兩部」《關於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23條之規定,應當認定為惡勢力「保護傘」。

公訴人針對多名被告人不認為自己是惡勢力,陳明不認為自己是惡勢力「保護傘」的觀點,詳細解釋了惡勢力特徵及認定標準,指出汪傳高等人組織5條船隻,短時間內瘋狂作案32起,非法采砂獲利高達187.95萬元;勾結社會閑散人員人採取「軟暴力」,對政府「打砂辦」巡查人員、執法船隻進行跟蹤監視,並公然撞擊行政執法船隻,犯罪情節嚴重;採取行賄手段拉攏、腐蝕相關管理單位公職人員,尋求「保護傘」,形成了一個非法采砂的利益鏈條;該組織采砂犯罪活動,嚴重破壞淮河沿岸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威脅沿岸居民和下游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由於非法採礦對淮河生態造成極大損害,根據淮南市檢察院委託市水利局出具的評估報告,後期生態修復費用約為1257萬元。而且一旦進入汛期,被挖空的河堤可能導致洪水泛濫,造成國家巨大的經濟損失。該犯罪團伙行為特徵和行為後果符合「兩高兩部」對惡勢力犯罪集團的畫像描述,應當認定屬於惡勢力犯罪集團。

4月28日上午8時剛過,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被告人汪傳高、汪傳東等23人涉嫌惡勢力犯罪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公開開庭審理。

第10號被告人成焦點

考试中胃出血送医

【大连新闻综合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