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相关文章

閒性閒情/与缶结缘缶为庐/李英豪

他最愛的別號除了「缶廬」,另有「缶翁」、「老缶」(像其篆刻邊款)、「缶道人」、「缶聾」等,對「缶」字(粵音讀「浮」)情有獨鍾。缶,不過是古代圓腹小口有蓋瓦器,最初用以盛水(後來較大的可藏糧藏物)。《易經.坎》謂:「樽酒,簋貳,用缶。」《左傳.襄九年》載:「具綆缶,備水器。」這種中間大兩頭小而高寬皆不逾半尺的小缶,怎會與吳昌碩結緣呢?原來他辭官往蘇州賣畫為生時,其同鄉好友金俯將(古舊商),從湖州特地帶來一個深灰色無釉素燒小缶送給他,上無紋飾和文字,造型簡樸稚拙;用指輕扣,即發出似鏟磬的回響,有如《詩經.陳風》所詠:「坎其擊缶,宛丘之道。」吳昌碩自此愛不釋手,視同拱璧,並賦詩云:「以缶為廬廬即缶,廬中歲月缶為壽。」「此缶不落周秦後……,雖不求美亦不醜……,興酣一擊洪鏟吼,廿年塵夢驚回首。」遂以「缶廬」自居。

2019年11月22日

  • 共找到1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