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林举相关文章

乡愁的胎记\柿约\任林举

時光渙漫,無拘無束。門裏是時光,門外仍然是時光,它們就那樣無處不在、無所不能地塑造着宇宙間的一切。當池園的風景皆從我的視野中消失,我發現自己已經在一個不變的地點佇立太久了。久得生出了根,長出了枝丫和葉子,變成了一棵樹。可那到底是怎樣的一棵樹呢?秋風過後,我終於看到了結滿枝頭的柿子,每一個紅紅的柿子都像我裂變的心。

2019年11月22日

  • 共找到1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