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相关文章

以下个案的当事人曾寻求社工解决问题

當年他和前妻拍拖三個多月便結婚,王先生說:「婚前我已跟她說要同我媽媽一齊住,因當時我已將手上物業全部賣出。但我給了她一筆錢,於十年前來說是一筆不少的數目。(為何給她一筆錢?)我想給她一份安全感,她的工作酬金不多,對生活質素卻有較高要求,此舉是希望讓她可以無後顧之憂地享受生活。婚後她和我們家人一起住,日子久了便有怨言。她說沒有自己的空間,又表示我媽媽煮的菜太鹹,我勸不了她,唯有叫媽媽相就。惜妻子還是不滿意,曾試過回娘家幾個月,撇下女兒不理。其後她以諸多藉口要求離婚,但我想女兒有個完整的家,於是找社工,希望由第三者從中調解。但事情發展不似預期,最終經不起她再三催迫,我唯有簽紙離婚。法官將女兒的撫養權判了給我。她急於離婚,我同意將兩年分居期改為一年。其間有一次她帶女兒到內地玩,女兒返港後告訴我,她就快有一個弟弟,原來前妻懷上了另一個男人的孩子。我們一直有聯絡,有一次她生日約我出來,不停埋怨男人沒一個好,那我跟她說不如我們復合,我會將她肚內孩子視如己出,自己的原意是想兩個孩子都有一個完整的家,當時她說好,怎知當日晚上便致電罵我。事已至此,我完全死心了。如今除了因為女兒,基本上,我與她已不再有接觸。」

2020年01月12日

  • 共找到1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