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集相关文章

灯下集/重读《香港方物志》/李丹崖

我猜想,葉靈鳳是很愛小動物的。不然,他也不會在《香港方物志》中記載了這麼多可愛的「野物」。比如,藍鵲、豪豬、荔枝蟬、山狗和水獺、各種害蟲,大到兇猛野獸,小到蚊蟲,都記錄在案,觀察之細緻,令人驚嘆叫絕。野鳥的生活地區,在葉靈鳳的筆下,如數家珍。「新界后海海邊,最容易見到大批水鳥的地方」;「新界后海灣鹹淡水交界處,是鷺鷥翠鳥經常覓食之地」……若葉靈鳳沒有研究的細心和耐心,這些曾經在香港生活的「客人」,到了現在,已經無從發現了,見不到了,幸好還有這本書,可以供我們展卷回顧。

2019年11月18日

灯下集\诗的「轻」与减法\任 焕

因此不妨一讀〈寂靜〉這首詩:「當我來到某個空曠的十字路口,/來往的汽車突然不見了,所有的噪音/突然像潮水般退去,好像我是王/而它們全都拜倒在我腳下。那是無邊的寂靜,/而我變得龐大,像巨人一樣。接着,/噪音又紛紛站立起來,迅速膨脹,/而我感到自己不斷縮小,終於/在一陣喧囂中消失。」如果一個對象不夠「輕」,就很難跟隨周遭環境的變化而起伏,如果不夠「輕」,一個作者的傾訴慾望會覆蓋過他對外界的感受。這首詩裏,人處在日夜流動之間,一會兒像巨人一般龐大,一會兒又渺小於喧囂。前一種是脫離世界的輕,因為漫長的寂靜反而凸顯了內心充盈,後一種則是融入世界或身處其中的輕,能沉下心進入俗世、感受喧囂。

2019年11月14日

  • 共找到2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