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校-白天不能回宿舍:大学教育要严也要兼顾人性化-奇摩新闻

  • 时间:

AG对战QG

和媒體此前曝光的不少類似案例一樣,對這類做法,不同的圍觀者有不同的立場。比如部分家長群體就很認同學校的做法,畢竟「這是為學生好」。但包括在校生在內,不少人認為如此管理過於嚴苛,這也是其最終被「捅到」輿論的關鍵原因。

有什麼樣的教育管理,必有什麼樣的教育「果實」。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校規,需要伸張什麼樣的教育理念,這是一個值得嚴肅探討的問題。但從林林總總的奇葩校規來看,至今我們仍未確立某種共識。針對「軍訓作息」引發的爭議,河南經貿學院方面回應已實施超15年。言下之意,歷來如此,所以並無不當。但是,社會在變,學生也在變,教育理念也理應與時俱進。以「不變」應「萬變」,或許才是陳舊教育思維得以殘存的根本原因。

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這些年進入輿論視線的奇葩校規,如果忽視具體情境僅看規則本身,往往很難讓人看出到底是小學、中學還是大學校規。近日內蒙古大學一則「博士研究生宿舍床上有布娃娃,逾期不整改取消獎學金資格」的消息就被熱傳,據媒體報道,網傳消息基本屬實。博士生尚被如此「管理」,真是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一定程度上說,眼下的校規的確存在着「中小學不像中小學,大學不像大學」的傾向,其合理性與否,於此可見端倪。

    

對已成年的大學生,管理手段更應該兼顧人性化。一者,校規的制定是不是也應該徵求學生意見?二者,大學教育要嚴,但這並不等於必須細化到控制學生的所有時間安排。畢竟,成年人的課堂不只是在教室、自習室,也還包括廣闊的社會空間;三者,就大學教育的功能而言,除了教授學生必要的專業知識,還包括自我管理能力和健全人格的培養,而「全部管起來」恰恰有違學生自律意識和自我人格的發育。因此,「軍訓作息」或許的確給部分人帶來了積極一面,但也不能忽視其背後的代價。

10月25日,河南經貿職業學院學工處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介紹說,該作息制度已在學校實施超過15年,「我剛來這個學校當老師的時候就有了,一直以來實施得很好」。

[ 責編:劉冰雅]閱讀剩餘全文()

幼兒園「僅招幹部三代以內直系子女」:刺痛教育公平

幾乎每一套針對學生(包括大學生)的嚴格管理制度背後,都帶着「為學生好」的初衷,這種善意不該被否定。但置於現代化教育理念和多元化的社會觀念場景下,教育管理如何嚴之有方,如何做到張弛有度,的確不是一句「為學生好」就能全部解釋的。如前段時間媒體報道,安徽淮南鳳台古城中學對「違規」入校的學生手機進行公開砸毀,就引發了不小爭議。

那麼,這個作息制度到底有多嚴呢?從網絡流傳的一份「經貿生活一覽表」可以看出,除了「白天沒課也不能回宿舍」,從早上7點10分到晚上9點10分,學校進行了詳細的時間劃分,不僅標註了每節課的上課時間,還對早、中、晚離開宿舍的時間進行了詳細規定。一天下來,每位學生每天必須打卡6次。因此,這份生活表被學生稱作「軍訓作息」。

如何對待學生,是教育理念的直接展示,關係到在學生心中播下怎樣的「種子」。一位常年在高壓管理下度過大學生活的學生,是更加意識到自由、多元價值的可貴,還是會更依賴於被管理、被約束?當一位學生經常遭遇暴力教育,或目睹校長公開砸手機這樣的場景,到底是容易被激發對暴力的反抗,還是無形中更加信奉「暴力美學」?當輿論抱怨年輕人自律意識、社會創新能力不足時,有曾反思我們的教育,是否給予了他們足夠的自律發育的空間,又是否避免了依靠「整齊劃一」的管理來扼殺任何的「旁逸斜出」?

(轉載請註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今日关键词:袁姗姗拍戏坠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