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调整-“五一”假期延长至5天 解读黄金周背后的假如-乾隆的母亲

  • 时间:

蹦极猪被送屠宰场

事實上,回顧中國人的節假日演變史,從曾經的單休時代、雙休時代,到如今的多個公共假期分佈在各月,假期總天數已經從最早的59天增長到115天,佔全年的31%。也就是說,中國人其實有接近1/3的時間都在休假。

◇2007年當年,為了改變節安排過於集中等問題,我國再次進行了國家法定節假日的調整,出台《國務院關於修改〈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的決定》,最大的變化就是從2008年開始,五一黃金周消失了,變成小長假。同年實施的《職工帶薪年假條例》也被視為是休假制度的補充。但五一黃金周改為小長假后,恢復五一黃金周的呼聲也日益高漲。

回顧二十年,中國人休假之變梳理2020年部分節假日安排,記者發現,全年有1、3、5、7、8天長短不一的放假天數,這樣階梯式的假期,反映了人們怎樣的需求?「愈發豐富的休假制度體系,讓人們的假期安排更加多樣。」長期深入旅遊領域研究的唐曉雲認為,這要從中國先後多次修訂放假相關政策說起,「每一次國家制度調整,都有其目標導向,都非常嚴謹,也經過了多次意見徵求。」

一個「緩衝」?目前長假分佈不均,國慶、春節人滿為患

日前,國家發展改革委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勞動節適逢春夏相交、氣候宜人,很多民眾都希望在春暖花開時外出旅遊、探親、休閑。為了回應人民群眾的呼聲,2020年勞動節通過調休形成5天假期,順應社情民意,有利於更好滿足人民群眾多元化、多樣化的需求。

事實上,從去年和今年的數據來看,據文化和旅遊部綜合測算,今年五一假期,全國國內旅遊接待總人數1.95億人次,按可比口徑增長13.7%,實現國內旅遊收入1176.7億元。而2018年五一期間,全國共接待國內遊客1.47億人次,同比增長9.3%,實現國內旅遊收入871.6億元。也就是說,4天假期的旅遊消費,是3天假期的1.3倍以上。

從3天變為5天,2天之變背後藏着怎樣的考量?唐曉雲告訴記者,「從今年公布的假日安排來看,五一假期也是通過調休的前後挪移,形成了為期5天的假期,將會對跨越1~2個城市的中長距離旅遊出行產生一定促進作用。目前國家在促進和刺激消費的方面有很多動作,也確實意識到了假日經濟、休閑經濟對於刺激消費、拉動經濟的作用是很大的。」唐曉雲表示,從常見的3天、5天、7天假期來看,正好是短途、中途、長途旅遊所需要的時間。其中,7天的「黃金周」會形成長途旅遊高峰期,而3天的小長假則因為時間的原因,會影響和限制一些中長距離的旅遊出行,適合短途游,而5天很有可能會成為中長途旅遊市場的主流,也將催生國內游市場新的旅遊產品。

現象風乍起,吹皺旅遊市場一池「春水」

「這是一個恢復『五一』黃金周的訊號。」中國未來研究會旅遊分會副會長劉思敏博士一直以來都強烈主張恢復「五一黃金周」,2020年全國的放假安排一公布,他就迅速意識到「這是國家相關部委的嘗試,很有可能是恢復『五一黃金周』的前奏。」

「不管是媒體或者中國旅遊研究院的調查,都顯示出旅遊已經成了消費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領域,這是不容置疑的。」唐曉雲告訴記者,與世界62個主要國家和地區相比,我國法定節假日天數(11天)目前排在並列33位,人均每年法定節假日天數遠高於大部分發展中國家。而之所以出現不少人感覺假期不夠用這一現象,在唐曉雲看來,一個原因是我國的帶薪休假制度落實不到位,還有一個原因則是假期結構還不太理想,未來可能還需要再度調整。

「除了國慶、春節兩個長假外,其他諸如清明、端午等三天假期,並不足以支撐遠遊以及長途探親等較為耗時的安排。」在劉思敏看來,無論是帶薪休假還是增添小假,都無法真正意義上緩解出行壓力,反而讓人們的休假需求成了「堰塞湖」,所以才有了今天國慶、春節人滿為患的尷尬。

從3天到5天,雖然只有2天的變化,然而遊客對於五一假期的需求熱度以及反響熱情,從市場數據反饋就能窺見一斑。2020年節假日放假安排公布當天,就有很多消費者在線諮詢明年五一的出境長線游產品。據統計,半天內通過攜程APP和網站搜索預訂國內游、出境游產品的人數出現爆髮式增長,3小時內,攜程平台國際機票搜索量同比暴漲10倍。

對於「五一假期變為5天是否會成為未來趨勢」這一疑問,唐曉雲認為,「這要取決於市場的反應,也就是遊客對旅遊需求的反應情況。」唐曉雲表示,如果市場反響比較好,同時廣大遊客也對5天的假期比較認可的話,「不排除五一假期放5天這一模式被延續的可能。」

記者了解到,在「五一」黃金周被取消后,目前的休假體系只有春節與「十一」黃金周兩個長假,國慶節與春節只隔着三個多月的時間,但春節到國慶節之間卻有八個月左右沒有長假。劉思敏表示,隨着國內經濟水平增長,人們精神需求提升,旅遊成了很多人的選擇。但「風景在遠方」,除了國慶、春節兩個長假外,其他諸如清明、端午等三天假期,並不足以支撐遠遊以及長途探親等較為耗時的安排,「因此恢復五一長假有利於促進消費,拉動內需,會對經濟平穩發展起到重要的促進作用。」

背後專家解讀假期調整的深層考量在現行的節假日中,「五一」假期可以說是最「命運多舛」的假期了。今年如此調整,背後的考量到底是什麼?

展望向時間和空間要假日經濟新潛力

隨着2020年全國放假安排的公布,五一連休5天,也是假期改革10年來的頭一遭。對此,劉思敏認為,這是五一黃金周終會回來的前兆,「很有可能會恢復五一黃金周制度。」

「未來,建議要在全域旅遊發展戰略下,發展夜間旅遊等新業態,向時間和空間要假日經濟的新潛力。」唐曉雲如此建議。具體來講,就是從時間、空間兩個維度來讓經濟發展擁有的新增長空間。時間的層面,包括成都在內的不少城市已挖掘出城市夜間經濟的新動能。從空間上來說,可以發展海洋旅遊、虛擬旅遊等。

國泰君安此前發佈的研報顯示,休假時間的延長,尤其是黃金周制度,有力推動了我國旅游業的發展。五一假期延長,將對旅游業整體產生顯著拉動作用,利好景區、酒店、出境游和免稅板塊。唐曉雲表示,2020年放假安排公布之前,相關部門也徵求過很多輪意見,雖然不明確此次調整是出於怎樣的目標,但她認為,本次假日調整應該還是以釋放消費需求,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旅遊消費需求為目標。

一輛「馬車」?數據:假多了一天,旅遊收入增加300多億

同時,馬蜂窩旅遊網數據顯示,「五一」加長版小長假關注度飆升至最高,「五一」關鍵詞搜索熱度上漲1127%,「五一國外游」關鍵詞的搜索熱度也上漲了221%,「五天」這一關鍵詞的熱度,也增長了198%,「五一」小長假的受關注程度遠高於其他假期,或將成為明年又一個集中出遊高峰。在「五一」相關的旅遊產品中,定製游和郵輪游兩大品類旅遊熱度漲幅最高。

◇2019年今年「五一」恰逢周三,通過與周末調休形成4天「小長假」,實質性地增加了一天節日休假時間。2020年則是在延續2019年「五一」休假安排的基礎上,進一步拓展,通過調休再多增加了一天節日休假時間,從而形成了5天的「小長假」。

如此調整,背後的考量到底是什麼?這一兩天假期,是如何「牽一髮而動全身」的?記者專訪中國旅遊研究院副院長唐曉雲,解析我國黃金周假期的變革,以及全國休假制度背後的考量。

1999年9月,國務院改革出台的新法定休假制度規定,國慶節、春節和「五一」法定節日加倒休共放假7天。但到了2007年12月,國家明確從2008年起取消「五一」黃金周。近年來,人們對於五一小長假、長假的呼聲愈發強烈,劉思敏就是強烈主張恢復「五一黃金周」的人之一。

人們出遊意願的空前高漲,甚至引申出「假荒」這一熱詞,我們真的缺假嗎?

◇1999年「當年,為了應對亞洲金融危機,擴大內需,促進增長,我國借鑒國際假日調整的經驗,出台黃金周制度。」在唐曉雲看來,當年國務院公布新的《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自此「十一」、春節及「五一」7天黃金周旅遊成國人生活的新亮點,也為拉動內需、促進國內消費立下了汗馬功勞。

今日关键词:春节故宫门票售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