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俄罗斯猪人

  • 时间:

宋炳南逝世

20世紀80年代,國際國內形勢出現了新的重要的變化。國際上,和平與發展成為世界人民的共同心聲,美、蘇兩個超級大國誰也沒有能力發動世界大戰,中國等廣大第三世界國家成為維護世界和平的強大力量。同時,我國同美國建立了外交關係,同西方國家的關係得到改善,正在與蘇聯改善關係。世界新科技革命蓬勃發展,經濟、科技在世界競爭中的地位日益突出,世界各國人民和一切愛好和平的國家都渴望世界能夠和平安寧。在國內,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重大決策。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始終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中國外交為民族復興盡責,為人類進步擔當,堅持做國家發展的推動者、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合作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中國從一個在世界上被人們看不起、被視為「東亞病夫」的窮國,變成一個受到國際社會普遍尊重、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強國,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大國外交之路。

為了保障國際海上通道安全,促進地區和平穩定,根據聯合國安理會有關決議的安排和索馬里過渡政府的請求,2008年12月起,中國海軍艦艇前往亞丁灣、索馬里海域執行護航任務。中國海軍不僅安全護航中國船舶,也向國際商船履行人道主義義務。中國海軍的大義之舉,特別是百分之百的護航安全率,使得許多外國商船調整航期,主動加入由我護航的船隊。曾經危機四伏的海域因為中國軍艦的到來而變得和平與寧靜。「中國是可以信賴的和平力量」,中國海上護航贏得了包括索馬里在內的國際社會的廣泛讚譽。

要和平,不要戰爭,積極維護世界和平,反對侵略戰爭。這是中國領導人的心裡話。中國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堅持獨立自主,為和平外交政策奠基

一滴水能折射出太陽的光輝。越辦越好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正是展示新中國70年和平發展成就的重要窗口,是彰顯中國堅定、自信、從容、擔當的大國形象的重要平台,也是中國始終與世界同呼吸、共命運、合作共贏,推動人類走向命運共同體的生動縮影。

世界大變局與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這些話講得堅定硬氣,自豪自信。從這時候起,中國人民深刻地感到,天地換了。

世界好,中國才能好;中國好,世界才更好。

1960年5月27日,第一次訪問中國的英國元帥蒙哥馬利,向毛澤東提出過一個「有趣的問題」:50年以後,中國的命運將是怎麼樣的?那時中國會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了。毛澤東聽出了他的潛台詞,敏銳地追問:「你的看法是,那時候我們會侵略,是不是?」並隨即給出答案:「外國是外國人住的地方,別人不能去,沒有權利也沒有理由硬擠進去」,「如果去,就要被趕走,這是歷史教訓」,「如果我們占人家一寸土地,我們就是侵略者。實際上,我們是被侵略者,美國還佔着我們的台灣」。

世界怎麼了,人類將向何處去。和平發展之路該怎麼走?合作還是對抗?開放還是封閉?互利共贏還是零和博弈?習近平總書記有着深入思考。

「中國必須獨立,中國必須解放,中國的事情必須由中國人民自己作主張,自己來處理,不容許任何帝國主義國家再有一絲一毫的干涉。」

1949年新中國的建國綱領《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明確宣示:「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政策的原則,為保障本國獨立、自由和領土主權的完整,擁護國際的持久和平和各國人民間的友好合作,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政策和戰爭政策。」

很快,自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后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佔地建造的兵營地產,悉數被人民政府收回;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發佈關於統一航運管理的指示,規定外國輪船未經批準不準在中國內河航行;同時,對在華外輪實行逐步接管……「帝國主義夾着尾巴逃跑了」,新中國一天天樹立起獨立自主的新形象。

1955年4月,周恩來率中國代表團出席在印度尼西亞萬隆召開的亞非會議。會議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提出處理國家間關係的十項原則,為推動國際關係朝着正確方向發展,為推動亞非合作、南南合作,為促進南北合作,發揮了重大歷史性作用。這是新中國走上國際舞台進程中的重要里程碑。圖為周恩來在萬隆會議上發言。新華社發

習近平總書記在很多場合反覆闡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思想。2017年1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日內瓦發表題為《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旨演講,47分鐘演講,30多次掌聲,講到關鍵處,幾乎一句一掌聲。一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新圖景在世人面前徐徐展開。

2013年9月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愉快地談起了絲綢之路:「我的家鄉陝西,就位於古絲綢之路的起點。站在這裏,回首歷史,我彷彿聽到了山間回蕩的聲聲駝鈴,看到了大漠飄飛的裊裊孤煙。這一切,讓我感到十分親切。」

1953年底,周恩來在同印度代表團會談時,首次完整地提出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成為中國處理國際關係的基本準則和指導思想。它得到了不同社會制度國家的普遍認同,成為中國長期堅持的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基石。1954年,新中國首次以五大國之一的身份出席了舉世矚目的日內瓦會議。中國代表團積極斡旋,協調各方,終於實現了印度支那的停戰,和平又一次戰勝了戰爭。日內瓦會議的成就證明,國際爭端可以用和平協商的方法求得解決。

「占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我們的民族將從此列入愛好和平自由的世界各民族的大家庭,以勇敢而勤勞的姿態工作着,創造自己的文明和幸福,同時也促進世界的和平和自由。我們的民族將再也不是一個被人侮辱的民族了。」

2001年11月,在卡塔爾首都多哈舉行的世界貿易組織第四屆部長級會議通過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決定。同年12月,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標志著中國對外開放進入歷史新階段。圖為2001年11月11日,中國政府代表簽署《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議定書》。視覺中國供圖

在演講中,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個嶄新的設想:「為了使我們歐亞各國經濟聯繫更加緊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發展空間更加廣闊,我們可以用創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這是一項造福沿途各國人民的大事業。」

新華社記者鞠鵬/攝

基於對國際國內形勢的新判斷,中國在保持對外大政方針連續性和穩定性的基礎上,對外政策作出了相應的調整,外交的工作重點轉向為改革開放服務,全方位開展對外交往,全面發展同世界各國友好關係,為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營造了有利的戰略態勢和良好外部環境。

2019年11月,多彩深秋,黃浦江畔,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成功舉辦。181個國家、地區、國際組織與會,3800多家企業參展,按一年計,累計意向成交711.3億美元,比首屆進博會增長23%。

人們把「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偉大構想,稱為「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倡議,就是要繼承和發揚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綢之路精神,把我國發展同沿線國家發展結合起來,把中國夢同沿線各國人民的夢想結合起來,賦予古代絲綢之路以全新的時代內涵。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2013年3月23日,在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習近平總書記把他的答案告訴了全世界:「要跟上時代前進步伐,就不能身體已進入21世紀,而腦袋還停留在過去,停留在殖民擴張的舊時代里,停留在冷戰思維、零和博弈老框框內。」「這個世界,各國相互聯繫、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裡,生活在歷史和現實交匯的同一個時空里,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

有了偉大構想和資金支持,習近平總書記又為「一帶一路」在沿線國家的落地生根提出了建設性方案。

談起近代以來的國家記憶,中國人最不能忘卻1840年鴉片戰爭以後中華民族任人宰割、受盡屈辱的歷史。

2001年6月,在「上海五國」會晤機制的基礎上,「上海合作組織」正式成立。上合組織所堅持的「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的「上海精神」,在國際社會樹起一面順應和平、發展和合作時代潮流的鮮明旗幟,為發展新型地區合作關係、維護和平穩定、促進發展繁榮樹立了光輝典範。2001年12月11日,經過15年的艱巨談判,我國終於成為世界貿易組織的一員。加入世貿組織,是新世紀我國改革開放的新起點,為和平與發展事業創造了更加有利的外部經濟合作環境。

中國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沒有變。但細心的人們也發現,中國領導人對和平與戰爭形勢的判斷髮生了變化。

黨的十六大以後,面對新的形勢變化,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準確把握中國與世界聯繫日益緊密的發展趨勢,順應世界求和平、謀發展、促合作的時代潮流,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進一步深化外交工作總體布局,高舉科學發展、和平發展、合作發展的旗幟,始終不渝走和平發展道路,努力構築總體穩定、相對均衡、合作共贏的大國關係框架,堅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的周邊外交方針,積极參与和引導發展中大國合作,充分運用多邊外交手段和多邊機制,主動提出關於全球治理問題的主張,推動建設和諧世界,致力於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不斷擴大。

事後,英國政府宣稱「英國軍艦有合法權利在長江行駛」,保守黨領袖丘吉爾甚至主張派出航空母艦到中國海上「實行武力的報復」。然而,今非昔比,鴉片戰爭的景象絕無可能重演了,面對帝國主義色厲內荏的叫囂,毛澤東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發言人起草聲明,正告英國人:「長江是中國的內河,你們英國人有什麼權利將軍艦開進來?沒有這種權利。中國的領土主權,中國人民必須保衛,絕對不允許外國政府來侵犯。」

中國不僅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倡導者,更是負責任、有擔當的實踐者。怎樣使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具體化為人類的共同行動?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共建「一帶一路」的倡議。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屆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多數通過第2758號決議,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合法權利。這是中國外交的重大突破,是世界上一切愛好和平和主持正義的國家共同努力的結果,具有極為深遠的意義。圖為1971年11月15日,新中國代表團首次出席聯合國大會。視覺中國供圖

20世紀90年代后,隨着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兩極格局不復存在,冷戰後的國際環境發生重大變化。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審時度勢,正確把握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趨勢,指出:世界不穩定因素增多,但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沒有變,總體和平、局部戰爭,總體緩和、局部緊張,總體穩定、局部動蕩是這一時期國際局勢發展的基本態勢。在這種態勢下,我國堅持改革開放以來外交工作的基本方針和思路,進一步明確中國外交的根本目標是為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為祖國統一大業,創造一個良好的國際環境。積極運籌大國關係,同主要大國建立了新型大國關係,積極發展同周邊國家的睦鄰友好關係,推動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逐步建立起全方位多層次的對外關係新格局。

2013年1月28日下午,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舉行第三次集體學習,主題是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會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堅定地指出:我們黨始終高舉和平的旗幟,從來沒有動搖過。在長期實踐中,我們提出和堅持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確立和奉行了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向世界作出了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的莊嚴承諾,強調中國始終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堅定力量。這些我們必須始終不渝堅持下去,永遠不能動搖。

「紫石英號事件」表明,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人民的民族解放和國家獨立事業已經取得了決定性勝利,外國軍艦船隻在中國內河「自由航行」、橫行霸道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經歷了那個屈辱時代的中國人,最能懂得國家獨立、民族尊嚴、世界和平對於中華民族的寶貴。

2016年1月16日上午,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開業儀式在北京舉行。成立亞投行,有助於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尤其是廣大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這是第一個由中國發起的重要國際金融機構,為人類和平與發展的願景,添上了生動的一筆。

一要獨立,二要和平,這就是新中國外交的基本原則。對此,毛澤東的闡釋擲地有聲:

遵循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理念,新中國通過團結廣大第三世界國家並堅定地同他們站在一起,努力壯大捍衛世界和平的力量。1971年10月召開的第26屆聯合國大會上,在廣大亞非拉國家的堅定支持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終於恢復了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20世紀70年代,中國實現了中美關係正常化和中日邦交正常化,與越來越多的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中國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走向更加廣闊的天地。

80多年前,方誌敏在《可愛的中國》一文中,記述了早年在上海法國公園看到「華人與狗不準進園」的屈辱感受:「華人在這世界上還有立足的餘地嗎?還能生存下去嗎?」

在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的背景下,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何以在短時間內,從無到有,迅速吸引世界各國和企業廣泛參与,成為全球貿易發展史上的一大創舉?

時代是思想之母,實踐是理論之源。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着眼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在以維護黨中央權威為統領加強黨對對外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使命推進中國特色大國外交,以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為宗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根本增強戰略自信,以共商共建共享為原則推動「一帶一路」建設,以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為基礎走和平發展道路,以深化外交布局為依託打造全球夥伴關係,以公平正義為理念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以國家核心利益為底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以對外工作優良傳統和時代特徵相結合為方向塑造中國外交獨特風範等方面,進行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創新,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主張新倡議,形成了習近平外交思想,指引我國對外工作取得了歷史性成就,把中國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推進到了新高度、新境界。

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是新中國70年外交理論和實踐的基本結晶,符合時代潮流及我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在習近平外交思想指引下,中國將繼續堅持和完善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健全黨對外事工作領導體制機制,完善全方位外交布局,推進合作共贏的開放體系建設,積极參与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與世界各國人民一道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世界和平與發展的陽光一定能夠驅散戰爭和貧困的陰霾,迎來「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人類社會美好家園新圖景。

1949年4月,渡江戰役發起前夕。在1000餘華里的長江戰線上,百萬雄師枕戈待旦,只等黨中央和毛主席一聲令下,萬帆齊發,直搗國民黨反動派苦心經營的長江防線。然而,帝國主義國家的軍艦依然像過往一樣在長江「自由航行」。「紫石英」號等四艘英國軍艦先後駛向人民解放軍防區,不顧警告強行溯江上駛,激烈炮戰之後,「紫石英」號被人民解放軍擊傷停擱在鎮江江面,其餘三艘英艦逃走。

2019年10月1日上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圖為群眾遊行中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方陣。彩車上,「一帶一路」通古今,「友誼之橋」跨海陸,和平風帆共五洲。中國發展離不開世界,世界發展也需要中國。視覺中國供圖

不到一個月,習近平總書記出訪印度尼西亞時又提出了一個相似的構想:「東南亞地區自古以來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中國願同東盟國家加強海上合作,使用好中國政府設立的中國—東盟海上合作基金,發展好海洋合作夥伴關係,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萬里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近代以來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重點區域。美國軍事理論家馬漢認為:「誰擁有了長江流域這個中華帝國的中心地帶,誰就具有了可觀的政治權威。」從清末到民國,帝國主義的軍艦、商船在長江流域橫行霸道,1926年英國軍艦炮轟四川萬縣,1927年英美軍艦聯合炮擊江蘇南京……這一樁樁罪惡,時時刻刻刺痛着中國人的心。

新中國的外交一直把爭取和平環境作為改變中國落後面貌、發展生產的重要前提。1954年10月,毛澤東會見印度總理尼赫魯時誠懇表示,我們需要「至少幾十年的和平,以便開發國內的生產,改善人民的生活。我們不願打仗。」毛澤東還指出:「我們要爭取和平的環境,時間要儘可能的長,這是有希望的,有可能的。如果美國願意簽訂一個和平條約,多長的時期都可以,五十年不夠就一百年,不知道美國干不幹。」他還呼籲,「我們應該共同努力來防止戰爭,爭取持久的和平」。

和平外交政策的四梁八柱搭建起來了,和平卻不能自然到來。當朝鮮戰爭的戰火燒到鴨綠江邊的時候,國力尚弱的新中國不得不奮起抗擊,同美國侵略者堅決戰鬥。這一仗打下來,那些敵視中國的人才認識到「現在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抗美援朝一仗,打出了新中國國威,也打出了新中國的和平環境。

2016年4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是『一帶一路』的倡導者和推動者,但建設『一帶一路』不是我們一家的事。『一帶一路』建設不應僅僅着眼於我國自身發展,而是要以我國發展為契機,讓更多國家搭上我國發展快車,幫助他們實現發展目標。我們要在發展自身利益的同時,更多考慮和照顧其他國家利益。要堅持正確義利觀,以義為先、義利並舉,不急功近利,不搞短期行為。」

新中國第一任外交部長周恩來在外交部成立大會上鮮明指出:「中國一百年來的外交史是一部屈辱的外交史」,「清朝的西太后,北洋政府的袁世凱,國民黨的蔣介石,哪一個不是跪倒在地上辦外交呢?」

改革開放后,中國繼續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

中國用一個個扎紮實實的行動,傳遞着與各國人民休戚與共的決心。2017年和2019年,成功舉辦兩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創了各方攜手共建「一帶一路」的新局面;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本着開放、綠色、廉潔理念,追求高標準、惠民生、可持續目標,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合作高質量發展;同16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相關合作文件,政策溝通不斷深化,資金融通不斷擴大,設施聯通不斷加強,貿易暢通不斷提升,民心相通不斷發展。「一帶一路」已經從倡議變成了現實,不僅帶動了沿線國家經濟發展,而且促進了世界經濟增長,為國際合作拓展了新空間。

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其核心內涵是要和平不要戰爭、要發展不要貧窮、要合作不要對抗、要共贏不要單贏。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際,着眼人類發展和世界前途面臨的重大問題提出的中國理念和中國方案,體現了中國立場和中國智慧,反映了人類的美好願望和共同價值,因此被寫進了聯合國重要文件。

習近平總書記給出了答案:「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交易的是商品和服務,交流的是文化和理念,迎的是五洲客,計的是天下利,順應的是各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海關是國家主權的象徵。然而,從19世紀中葉起,中國的海關大權就一直掌握在外國人手中。新中國成立前夕,陳雲就在海關人員代表座談會上指出:把百年來帝國主義所把持的海關,變成為人民服務的、完全自主的、有利於新民主主義國計民生的海關,這是帶根本性的大變革。隨後,中央政府組建了海關總署。從此,中國國門的鑰匙,真正放進了中國人自己的口袋。

1982年9月,鄧小平在黨的十二大開幕詞中指出:「加緊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爭取實現包括台灣在內的祖國統一,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是我國人民在八十年代的三大任務。這三大任務中,核心是經濟建設,它是解決國際國內問題的基礎。」「中國人民珍惜同其他國家和人民的友誼和合作,更加珍惜自己經過長期奮鬥而得來的獨立自主權利。任何外國不要指望中國做他們的附庸,不要指望中國會吞下損害我國利益的苦果。」同年12月,五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把堅持獨立自主的對外政策、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寫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始終不渝地奉行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不是權宜之計,更不是外交辭令,而是中國人民從歷史、現實、未來的客觀判斷中得出的結論,是思想自信和實踐自覺的有機統一。這種自信和自覺來源於中華文明的深厚底蘊,來源於對實現中國發展目標條件的認知,來源於對世界發展大勢的深刻把握。這一思想,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各種外交場合以講中國故事的形式反覆向世界闡述。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民族歷來是愛好和平的民族。」「在5000多年的文明發展中,中華民族一直追求和傳承着和平、和睦、和諧的堅定理念。」「中華民族的血液中沒有侵略他人、稱霸世界的基因,中國人民不接受『國強必霸』的邏輯,願意同世界各國人民和睦相處、和諧發展,共謀和平、共護和平、共享和平。」中國人民對戰爭帶來的苦難有着刻骨銘心的記憶,對和平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十分珍惜和平安定的生活。走和平發展道路,是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傳承和發展,也是中國人民從近代以後苦難遭遇中得出的必然結論。

從「戰爭與革命」到「和平與發展」

通過對國際形勢新變化的仔細觀察,鄧小平作出了和平的力量大於戰爭的力量,世界大戰短期內不會爆發的結論,進而又提出和平與發展已成為當今世界兩大問題的重要判斷。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經濟全球化大潮滾滾向前,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發展中國家群體性崛起,全球治理體系深刻重塑,國際格局加速演變。和平與發展仍是時代主題,和平發展大勢不可逆轉,「合作」、「共贏」成為世界各國發展的新趨勢。同時,全球發展深層次矛盾突出,霸權主義、強權政治依然存在,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不斷抬頭,戰亂恐襲、飢荒疫情此伏彼現,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問題複雜交織,等等。人類社會又一次來到了十字路口。

今日关键词:曝马蜂窝裁员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