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游戏资讯-希望为社会带来更美好更正面的影响-乾陵无字碑

  • 时间:

哈登54分

Pallas認為社會存在很多問題,縱然大家知道,卻又忽視問題的存在。

Pallas在港長大,注重倫理教育。在英國讀書時,他的人生態度受到中華哲學及西方思想影響。沒有宗教信仰的他,持開放態度思考各種哲理,不分東西追尋真理。抑鬱症雖曾令他很痛苦,但沒有這段經歷,也許,今日他就不能以自信積極樂觀率真的態度過自己的生活。

設計師不懂繪圖,是否有點不合邏輯?原來Pallas的角色猶如設計指導,今次其獲獎作品的主題是色盲。他覺得社會上忽略了這一群人,於是將大家熟悉的色盲測試原理倒轉過來,讓只有色盲的人士才看到測試內的數字,作品並於倫敦燈光節中展出,讓大眾反思。

一個不懂繪圖、曾經被抑鬱症折磨四年的設計師黃朗曦(Pallas Wong),早前於德國「紅點設計大獎」比賽中拿下「紅點新銳設計獎」及「紅點最佳設計獎」。曾因患病想過自殺的他自言,當年的經歷令他非常痛苦,但他已走出陰霾,重拾人生。

圖:黃朗曦(中)曾受抑鬱症折磨

他說:「社會是一個大型機械,它的齒輪具有連帶關係,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崗位和使命。設計師和科學家都是追求不同範疇內的原創,希望為社會帶來更美好更正面的影響。我的使命就是成為最強的後盾,幫助任何需要的人和事。在未來的設計路上,我會一步步在作品中傳遞有意義的信息,喚起人們的愛心。Pallas這個英文名字,是我曾同時經歷躁鬱症後康復過來而改的,亦是我反色盲測試作品的靈感之一,讓人嘗試從逆思維去看人和事。」

當年Pallas因在港讀書遭受欺凌,於是去了英國讀書。他說,不是離開香港挽救了自己,因為問題根源未有獲得解決。Pallas續說:「我不同意到英國讀書救了自己,反之,我不明白為什麼那些欺凌我的同學可以繼續快樂升學,不用負責,亦不明白為什麼Band 1中學的教師可以沒有道德。我暴肥暴瘦,每次體重上下可達二十公斤,曾想過自殺。可是我死了,我的同學照樣快樂升學,那值得嗎?突然間,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不希望有其他被忽略的一群再感受到冰冷,再去經歷我曾受過的痛苦。我會用自己的能力和專長,希望令社會更美好,更開心,更完善。政府不可能滿足每一位市民,而溫暖的感覺依賴每一個人付出的幫助和關愛。」

Pallas指每個人都有一支筆,但莎士比亞就只有一個,他很想運用自己的專長,令社會變得更美好。他說:「藝術和設計有不同之處。藝術品反映一個時代,但會有好多種的演繹;設計則是有目的性的創作活動。設計師不需要在作品的右下角簽名告訴眾人,因為我們的簽名就是signed within every brush stroke(意即作品的每一筆和每一個線條都蘊含了設計師的簽名和身份)。設計創作會提供角度引導觀眾感受、體驗和理解。」

今日关键词:魔兽世界怀旧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