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电力新闻网-」展览中「长吐交织」装置再现这一演变过程-刘彻之后的皇帝

  • 时间:

华为发布会

來到二樓,展品琳琅滿目,遍布整層空間,長廊中玻璃陳列櫃擺滿須藤玲子的草稿、筆記本、工具等,牆上放着百樣布料,供人觸摸感受質地。走近展廳,先聲奪人,各種機器作業聲響,讓人彷彿身臨紡織廠。是次展覽藝術指導齋藤精一表示,運用投影、音效等多媒體重現布料紡織的技巧和過程,其中或許有很多噪音,卻是紡織工藝的真實環境,也是展覽特別之處。

須藤玲子的設計靈感大多來自生活的巧遇。展覽中以「土耳其的牆」為名的一款植絨,就是她一九八○年第一次到土耳其旅遊,看到一座又一座由泉水形成的棉花堡石灰岩,為之驚嘆而設計的。須藤玲子說,旅行中常有靈光一閃的瞬間,還有次她身上沒帶紙筆,唯用手邊的咖啡在餐巾紙上畫起草圖。

展覽的結尾以多種不同的純白布料,搭配柔和燈光,觀者猶如走入一個飄浮空間。其中的一款羽絨蟬翼紗是須藤玲子最喜歡的設計,那是她偶然觀察到,羽毛從空中飄落時,帶着一種極輕盈的美感,萌發出「如何用布料重塑漂浮感」的創意。她當時將這一理念告訴紡織工後,他們直說不可能,「但我非常想試試看,每天都到工廠跟他們一起動手做,人手把一片片羽毛放進兩層薄紗中,也許他們被我的坐言起行打動了,漸漸互相信任,有信心將不可能變成可能。」須藤玲子說,造一種新布料最久的周期長達五年,布料設計最有趣的部分是,通過不同人的使用讓織物所呈現出的不同形式,使她興奮不已。「於我而言,這是一種使命,也是職責所在。」

誕生於餐巾紙的草圖甫走進南豐紗廠,八十多條色彩鮮艷的鯉魚旗,仿如遨遊天際。這是法國設計師Adrien Gardère使用須藤的布料製成的裝置作品《鯉魚流》。日本男兒節懸掛鯉魚旗的傳統從江戶時代延續至今,最開始鯉魚旗只有黑色,明治時代加入紅色鯉魚,昭和時代又新增藍色小鯉魚,如今更可見到綠、橘、粉紅等各種顏色。須藤玲子認為,時代變幻,傳統也在不斷進化中,《鯉魚流》正是體現這些變遷。「從單一黑色到五彩繽紛,有人堅持將鯉魚旗如風幡般懸於旗桿上,也有人會手作迷你版放在桌上,大家用不同方式傳承,而我通過布藝保存傳統,也希望促成更多對話。」

圖片:大公報記者謝敏嫻攝

圖:作品重現紡織廠場景記者謝敏嫻報道:布是時裝的基礎,別致的圖案,多變的材質,展現設計師無限創意。布是如何造出來呢?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CHAT六廠)現正舉行「須藤玲子:『布』之作業」展覽,展出日本紡織設計師須藤玲子的創作繪圖和草稿、原材料和設計原型、錄像和場域聲效、視覺裝置,還原布料從概念誕生到設計、製造的情景。

長吐交織 廢料再造布料設計中難免會產生大量邊角料被浪費,須藤玲子也在思考如何廢料再造,創作全新的織物。二○○七年她在松岡絲綢坊看到一堆堆寫着「長吐」的絲蠶廢料,那原來是繭,過往曾被用作造紗線,但因處理工序複雜,漸漸無人問津。翌年須藤玲子與當地織物工業組織合作,決定重塑「長吐」。「經過無數次試驗,終於用手紡出較纖細的絲線,之後更成功研發長吐細紗,集保水、吸濕及抗菌等多功能物料。」展覽中「長吐交織」裝置再現這一演變過程,在須藤玲子看來,只要發揮想像力,廢料也變寶。

今日关键词:黄蜂女演员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