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邑新闻网-更不是因为日本和中国的关系特别好-泸溪县新闻网

  • 时间:

章子怡孕肚封面

楊教授的文章可能只是在學術界流傳,而日本贈送中國抗疫物資的祝語一事,卻傳遍千千萬萬普通民眾,當然這是拜網絡時代所賜,更重要的是,此時此刻這兩句詩感動了中國人。後來又有不同的中國古代詩句被印在來自日本支援中國各地抗疫物資的包裝上,像「豈曰無衣,與子同裳」(《詩經》)、「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王昌齡)、「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張九齡)等等。很多網民感慨日本人的中國古典文學功力,連郵寄救援物資的文字都如此典雅。內地的老友y哥開玩笑說,「這幾天不經常百度一下都不敢和網友聊天」,意思是怕讀不懂日本人貼在快遞郵件上的中國古詩詞。

也有網民指出上述寄贈物資的人或機構,部分是日本的華人團體,更有網民自認是貼上「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的提議者雲雲,其實,這些都已不重要。備受爭議的是武漢一份官媒的評論員,撰文狠批網民將「風月同天」與「武漢加油」作比較,硬是扯上抗日戰爭年代,還莫名其妙說什麼「奧斯維辛之後,寫詩是殘忍的」,有武漢網民毫不客氣批評這篇署名奇文:「不知所謂不懂感恩」,「自暴其醜」。我實在想不明白,堂堂大報,知不知道民意是什麼?為何會刊出這種令人反感的文章?

日本漢語水平考試HSK事務局支援湖北高校的口罩等抗疫物資,包裝紙箱上寫有一行小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感覺很溫馨,原來這兩句詩曾經感動唐代高僧鑒真大和尚,遂有千古傳頌的東渡日本弘揚佛法的故事,晚唐詩人韋莊有詩《送日本國僧敬龍歸》:「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東更東。此去與師誰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風」,講的就是唐朝與日本佛教交流的故事。其實二十多年前已經有人用「山川異域,風月同天」作為文章標題,一九九七年二月,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楊曾文教授在完成《中日文化交流史大系.宗教卷》編寫之後,以「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為題撰文,提及鑒真東渡日本弘法的歷史和中日宗教交流源遠流長,作者「祝願中日兩國學者的合作結出豐碩成果,祝願兩國文化持久地深入地發展下去,兩國人民之間世世代代友好相處」。

圖:日本漢語水平考試HSK事務局向湖北支援抗疫物資,包裝紙箱印有的詩句「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引起熱議/資料圖片

其實,對中國抗疫伸出援手的有幾十個國家,有西方大國也有非洲小國,中國網民特別對日本的支援津津樂道,並非基於日本支援力度,更不是因為日本和中國的關係特別好,眾所周知,中日關係近十多二十年來,因為領土問題、歷史問題的爭議變得陰晴不定,更一度非常緊張。我認為,是日本的支援方式令中國民眾感動。由於擔心疫情進一步惡化,好幾個國家派專機來華撤僑,卻只有日本和韓國的專機不是空機來華,而是雪中送炭帶來一批口罩、防疫服等抗疫物資,而日本的支援物資,除了「武漢加油」「湖北加油」之外,又比韓國多了上述提及精心選贈的兩行古詩、一首短句,正是這些詩句,一下子喚醒了中日兩國文化血緣上的親近感。

我們不得不承認,唐代之後,日本人最懂中國。改革開放初期,日本人憑一句「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豐田車」,率先進軍中國汽車市場,今天一句「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又讓正在與新冠肺炎搏鬥的中國人,對於日本的物資支援和精神鼓勵,深受感動,倍感珍惜。古人說,國之交,在民相親。中國的民間外交,應該好好向日本學習。

即使不是引用中國古詩,日本人的留言也很是精心撰述,例如富山捐給遼寧物資上寫的是「遼河雪融,富山花開。同氣連枝,共盼春來」,長崎縣的物資上寫的是「崎嶇路,長情在」。日本朝野在這次新冠肺炎肆虐中國的特殊時刻,第一時間對華伸出援手,拳拳心意和美好詩句一起,被中國民眾廣為傳頌,連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表示非常感動:「我想很多網民都和我一樣注意到日本人民這些溫暖的舉動」。有傳聞說,內地某電視台立即腰斬正在播放的一部抗日電視劇。假如這時候有民調機構做一個調查,我相信中國人對日本人的好感度必定大幅上升。

今日关键词:玄武湖景区开放